知识产权保护下的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研究(博士论文)_|www.h2o-life.com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真人娱乐

当前位置: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 经济师 > 知识产权保护下的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研究(博士论文)正文

知识产权保护下的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研究(博士论文)

时间:2017-07-05 10: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摘要:文章在分析1995年以来中国外贸转型升级情况的基础上,通过构建VAR模型,实证分析知识产权保护对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影响,结果表明:我国外贸转型升级整体上保持上升态势,但存在不可持续性;知识产权保护对外贸转型升级过程中出现的波动性解释程度达到7

  摘要:文章在分析1995年以来中国外贸转型升级情况的基础上,通过构建VAR模型,实证分析知识产权保护对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影响,结果表明:我国外贸转型升级整体上保持上升态势,但存在不可持续性;知识产权保护对外贸转型升级过程中出现的波动性解释程度达到7.98%,且具有长期的正向影响作用。因此,在中国外贸转型升级过程中,需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加快形成基于技术的核心竞争力,打造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和企业。 
  关键词:知识产权保护;外贸转型升级;VAR模型 
  一、 前言 
  知识产权的核心是知识的创新。随着知识经济蓬勃、深入发展,知识产权成为国际贸易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因素,同时也成为国际贸易摩擦的“焦点”问题。因此,需要积极推行知识产权战略,强化知识产权保护,鼓励、激励技术创新,进一步优化升级我国贸易结构,加快推动中国外贸转型升级。那么知识产权保护与中国外贸转型升级间的影响关系是怎样的?影响程度又是如何? 
  近年来,有不少的专家、学者进行过相关的研究。Vichyanond(2009)通过构建DSGE模型分析了一国知识产权保护是如何影响贸易模式的,认为知识产权保护通过三种效应影响一国的专业化和贸易模式。Liegsalz(2010)研究表明,知识产权保护对贸易的影响存在着双重效应,即:市场势力效应和市场扩张效应。Ivus(2011)基于DSGE模型评估了知识产权保护对行业的影响机制,研究发现知识产权保护存在“市场扩张效应”、“市场稀释效应”、“贸易条件效应”三种效应。陈丽静、顾国达(2011)基于CH拓展模型,引入技术创新等变量,从实证的角度分析了知识产权保护对中国进口商品结构的影响,认为知识产权保护对中国进口商品结构具有显著的负面影响。汪素芹、周健(2012)基于1991年~2010年时间序列数据对技术创新在中国外贸发展方式转变中的作用进行了研究,认为在中国外贸发展方式转变的过程中技术创新发挥了关键的作用。李平、宫旭红、齐丹丹(2013)认为,知识产权保护与技术创新间呈倒U型的关系。 
  从现有文献来看,研究聚焦两方面:(1)知识产权保护对技术创新、贸易模式等方面的影响;(2)技术创新等因素对我国外贸发展的影响。但是关于知识产权保护对我国外贸转型升级影响的实证研究还没有。因此,本文基于对中国外贸转型升级情况的分析,通过构建VAR模型,实证检验并分析知识产权保护与中国外贸转型升级间的影响关系、影响程度,从而为政府部门推进外贸转型升级提供决策依据。 
  二、 中国外贸转型升级情况分析 
  根据“十三五”规划纲要的要求,外贸转型升级就是聚焦以技术、标准、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对外经济新优势,推动高端装备出口,提高出口产品科技含量和附加值,实现从大进大出向优进优出、低质低价向高质高价的转变。为此,本文从贸易规模、质量效益、贸易结构和竞争优势等四个方面来评价我国外贸转型升级情况,具体指标评价体系以及测算过程见薄晓东、郑洪文(2015)研究成果。 
  1. 提取主成分。对原始变量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并构建相关系数矩阵R;运用SPSS17.0软件基于相关系数矩阵进行主成分分析,并提取主成分。 
  2. 建立因子载荷矩阵。对各因子变量进行旋转,建构因子载荷矩阵,以消除各因子变量模糊、不清晰的实际含义。 
  3. 各因子及综合得分。各年因子和综合得分见表1。 
  用综合得分表示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情况,负值说明中国外贸处在粗放型发展的路径上,正值则说明中国外贸转型升级正在发生改变,朝着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前行。从表3可以看出,中国外贸转型升级整体上保持上升态势,尽管在2009年出现逆转,但在2010年迅速回升,且保持着稳步增长态势,2015年达到4.17,2016年达到4.21,这说明中国外贸转型升级进入稳步提升期,实现“十三五”良好开局。 
   
   
  三、 模型建构、变量含义与数据来源 
  本文的回归分析以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综合评价值为因变量,模型自变量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强度,同时引入技术创新能力、人力资源水平和产业结构等3个变量,以提高模型的拟合度。 
  1. 模型建构、变量含义。基本模型方程为: 
   
  其中,t=1,2,…,18表示1995年~2012年不同的年份;CFTM代表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综合评价值;IPP代表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强度;INNO代表技术创新能力;HK代表人力资源水平;IS代表产业结构;εt为随机干扰项。 
  2. 数据来源。本文数据选取的范围为1995年~2012年,具体情况如下: 
  (1)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综合评价值。该指标是通过P-CFA方法对中国外贸转型升级情况进行测度获得,具体见上文的分析。 
  (2)知识产权保護强度。该指标基于GP指数和修正的GP指数,对相关衡量标准进行调整测量获得。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09-2013)、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Database。 
  (3)技术创新能力。为了更及时地反映我国的创新活动,本文采用专利申请量来衡量技术创新能力。具体数据来自历年《中国科技统计年鉴》。 
  (4)人力资本水平。本文采用受教育年限法来衡量中国人力资本水平。具体计算公式:

  
  其中,a、b、c分别表示大学生、中学生和小学生的人数,15、10、6分别为相应的受教育年限。各年数据来自《中国教育统计年鉴》、《中国统计摘要》。 
  (5)产业结构。该指标用第三产业产值在中国GDP中所占比重衡量。具体数据来自历年《中国统计年鉴》。 
  四、 实证检验与结果分析 
  1. 单位根检验。为了消除变量的趋势性及异方差性,首先对四个解释变量作对数处理,然后再进行平稳性检验。具体检验结果见表2。 
  从表2的平稳性检验结果可以看出,各变量取对数后的原始数据除了中国外贸转型升级效果的综合评价值(CFTM)符合平稳性要求以外,其他变量均不符合平稳性要求;在对变量一阶差分后,所有变量都接受了原假设,即符合一阶单整过程。因此,外贸转型升级、知识产权保护等变量是一阶单整的,它们之间可能存在平稳的线性关系。 
  2. 协整性检验。由平稳性检验可知,外贸转型升级等各变量之间可能存在着长期的稳定关系。因此,需对各变量进行协整分析,检验结果见表3。 
  从表3中可以看出,根据Johansen检验结果,模型方程中被解释变量CFTM与其他四个解释变量之间存在着3个协整关系;残差ADF单位根检验结果显示,残差序列在1%的显著水平下拒绝原假设,即:外贸转型升级及相关解释变量之间存在协整关系。所以说我国外贸转型升级与知识产权保护等解释变量之间存在稳定的协整关系。 
  3. VAR模型(向量自回歸模型)。由于外贸转型升级与其它解释变量之间存在稳定的协整关系,因此可以建立VAR模型。确定滞后期的最优期数是建立VAR模型的关键,以便使模型反映出变量间相互影响的绝大部分。本文结合协整检验时的阶数选择采用AIC准则和SC准则进行滞后期的判断和确定,经综合判断选择的最优滞后期为2,进行回归后得到VAR模型,模型拟合效果较好。 
  (1)脉冲响应。在脉冲响应函数的周期选择上,考虑到周期短了不能反映问题、周期长了失去解释意义,因此本文选择10期进行估计,得到知识产权保护与外贸转型升级的脉冲响应函数(由于受篇幅所限,函数图不再列出。如有需要,请向作者索取)。 
   
  从脉冲响应函数图中可以看出,知识产权保护的变化对外贸转型升级效果的冲击影响开始值为零,作用力随后迅速上升,并且在第4期达到冲击的峰值(相应值为0.181),然后缓慢衰减,作用时间较长,这说明知识产权保护变量对外贸转型升级具有长期的正向影响作用,这与Vichyanond(2009)的研究是吻合的,即:知识产权保护对一国的专业化程度以及贸易模式具有一定的影响。来自技术创新能力的冲击在第2期对外贸转型升级的影响达到峰值,之后缓慢下降,并趋于平稳。人力资本水平对外贸转型升级的影响在当期为零,之后迅速爬升,第3期达到峰值后开始下降,并逐渐趋于平衡。来自产业结构的冲击一开始为零,之后缓慢上升,并逐步趋于平衡。脉冲响应结果表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推动技术创新与创造,提高人力资本水平,优化产业结构,有助于加快推进外贸发展方式的转变。总体而言,来自于知识产权保护等四个自变量的冲击都比较平稳,说明中国外贸转型升级呈稳步上升态势,这与前面的分析是一致的。 
  从脉冲响应函数图中可以得知,来自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一个标准差的正向冲击,当期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影响为零,随后迅速升高,在第2期达到峰值(响应值为0.232),之后缓慢下降,并趋于平稳,作用时间较长,这表明外贸转型升级显著促进知识产权保护强度的提高。技术创新能力的冲击当期对知识产权保护强度的影响是零,然后迅速上升,在第4期达到峰值,持续时间也较长,说明技术创新能力的提高能够促进知识产权保护强度的提高。来自人力资本水平的冲击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影响当期为零,然后持续上升,并且在第6期达到峰值,之后缓慢下降,逐渐趋于平衡,作用时间较长。来自产业结构的冲击一开始为零,之后缓慢上升,并逐步趋于平衡。脉冲响应函数的结果可以说明外贸转型升级、技术创新能力以及人力资本水平能有力地促进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平稳提升,而来自于产业结构的影响相对较小。同时,冲击影响较平稳进一步表明尽管在我国知识产权执法力度方面还比较弱,但是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水平在不断提升,这与前面的分析是吻合的。 
   
  (2)方差分解。为了深入了解各类因素的相对作用、相互影响的程度,本文进一步做方差分解分析。在周期的选择上,同脉冲响应函数的周期一样,选择10期进行估计。具体情况如表4所示。 
  从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方差分解来看,源自自身的影响的占51.53%,起到关键作用;知识产权保护强度的影响占7.98%,技术创新能力的影响占30.29%,人力资本水平的影响占9.79%,产业结构的影响仅占0.41%。总体上知识产权保护强度还不高,需要进一步强化和完善。 
  知识产权保护强度预测误差的方差主要受技术创新能力的影响,占34.68%;而源自自身的影响达到31.6%,外贸转型升级的影响占13.09%,人力资本水平的影响占19.21%,产业结构的影响仅占1.42%。 
  五、 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 
  1. 研究结论。 
  (1)中国外贸转型升级整体上保持上升态势,综合评价值由1995年的-2.70上升到2012的3.44,我国的贸易方式、商品结构和市场结构进一步优化,外贸的质量效益、竞争优势不断加强。但是我国外贸转型升级的基础不牢,还存在不可持续等问题。这主要表现在我国企业向全球价值链两端延伸滞后,在国际市场中竞争力不强,外贸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有待进一步提高。

(2)知识产权保护有助于推动外贸转型升级。脉冲响应函数表明,知识产权保护的变化对外贸转型升级的冲击影响开始值为零,作用力随后迅速上升,并且在第4期达到冲击的峰值(相应值为0.181),然后缓慢衰减,作用时间较长;方差分解函数显示,知识产权保护对外贸转型升级过程中出现的波动性解释程度达到7.98%,这说明知识产权保护对外贸转型升级具有长期的正向影响作用。 
  2. 政策建议。 
  (1)全面实施知识产权战略,提升知识产权竞争优势。首先加快推进与知识产权有关的法律法规建设,充分利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进一步与国际标准接轨;其次着力提高知识产权执法水平,努力营造更加公平、规范、透明的环境,形成鼓励和保护创新、创造的良好氛围;再次加大知识产权相关知识的宣传力度,在全社会营造保护知识产权的氛围,全面提升创新、创造意识;最后加快推进知识产权贸易结构的调整,聚焦装备制造、航空航天等领域的知识产权创新与保护。 
  (2)推进创新型国家建设,着力提升技术创新能力。努力推进创新型国家建设,积极营造鼓励技术创新的制度环境,不断优化科技资源的配置,着力培育创新文化,形成良好的全社会创新氛围;加大企业研发投入,鼓励企业自主创新,着力打造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集团、国际知名品牌;鼓励高校、科研单位等与企业的联合,缩短技术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的时间,不断加大人力资本投资力度,进一步优化人力资本结构,加快高层次创新型人才和高技能人才的培养。 
  参考文献: 
  [1] 陈丽静,顾国达.技术创新、知识产权保护对中国进口商品结构的影响——基于1986-2007年時间序列数据的实证分析[J].国际贸易问题,2011,(5). 
  [2] 李平,宫旭红,齐丹丹.中国最优知识产权保护区间研究——基于自主研发及国际技术引进的视角[J].南开经济研究,2013,(3). 
  [3] 汪素芹,周健.技术创新对中国外贸发展方式转变影响的实证研究[J].财贸研究,2012,(6). 
  基金项目:山东省人文社科研究重点项目“金融发展、融资约束与传统外向型企业发展方式转变研究”(项目号:J15WG19)。 
  作者简介:薄晓东(1976-),男,汉族,山东省临沂市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研究方向为国际贸易与投资、国际知识产权;邹宗森(1979-),男,汉族,山东省日照市人,青岛理工大学经贸学院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研究方向为区域经济一体化。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